古典四大名著
免费在线阅读

拼命三郎石秀的五宗罪

拼命三郎石秀的五宗罪

石秀本是一流浪汉,靠卖柴度日,因帮杨雄打抱不平,杨雄和他结拜兄弟,并把他领回家中。杨雄丈人潘公和妻子潘巧云热情、真诚相待,但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竟是引狼入室!机心深重、居心险恶的石秀暗地里磨刀嚯嚯,一如白眼狼,最终唆使杨雄杀害了妻子丫环,彻底毁灭了这个原本幸福平静的家庭。金圣叹多次评点:“石秀可畏!我恶其人!”然也。且看石秀这位白眼狼的可恶与狠毒之处:

1,恩将仇报,将矛盾升级,使事态恶化。

杨雄和石秀结拜后将其介绍给自己的丈人潘公,“潘公见了石秀这等英雄长大,心中甚喜,‘我女婿得你做个兄弟相帮,也不枉了!公门中chu入,谁敢欺负他!’”潘公以为爱婿找到了真正的生死弟兄,仁义好汉,主动考虑石秀的工作生计问题,当得知其有屠宰专长时,便与杨雄夫妇出资,张罗着为他开了屠宰作坊。潘公的仁义善良,细致周到可见一斑。潘巧云也热情招待这位夫君街上拾得的流浪汉小叔,主动“收拾一间空房,教叔叔安歇,”应夫君的吩咐为他安排衣服巾帻。由“杨雄一家得石秀开了店,都欢喜。”一句可见,作为家庭主妇的潘巧云也自在欢喜之列。

温馨的住所,崭新的穿戴,理想的工作,兴隆的生意,丰厚的收入,稳定的生活,体面的身份……这些于一个生活无着的流浪汉,本如美梦一般,石秀却在杨雄和潘氏父女帮助下,转眼间便拥有了。按理说,他应该感恩戴德,安守本分,努力工作,增收创盈,以实际行动感谢杨潘一家才是,他却三心二意,瞪着一双不安分的眼睛,寻衅滋事,怀揣利刃,唯恐天下不乱,硬是将其义兄的夫妻感情纷争这一人民内部矛盾,升级为残酷的敌我矛盾,将原本可以和平解决的事态恶化成一场血醒大屠杀!

拼命三郎石秀的五宗罪

2,心怀异心,无端猜忌。

真诚善良的潘公与女儿女婿出资为石秀开店,石秀却未出分毫,他本有戴宗和杨林给的一锭十两银子,却悄悄放着,直到后来要逃往梁山时才拿出来。这锭银子,是他准备作不时之需的。可见他并没有与杨潘一家长期合作,同舟共济,将屠宰店做大做强,以报答杨潘一家知遇厚待之恩的长远打算。他精细且警觉,时刻提防着杨潘一家,他心眼窄小,无端猜忌潘氏父女。出外三日,回来见铺店不开,便怀疑“嫂嫂见我做了这些衣裳,一定背后有说话,又见我两日不回,必有人搬口弄舌。想是疑心,不做买卖。”无端怀疑潘巧云,凭空怀疑别人。真乃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事实上,仁善的潘公和潘巧云这位所谓淫妇在钱财和处世为人上,要比石秀这位所谓江湖好汉大气得多。一个大男人心思辗转于一套衣服,两日不回这等琐屑小事,并由此冤猜他人,真够恶心!其实,潘巧云从未在这等鸡毛蒜皮的家务小事上动半点心思,她心之所系,情之所寄只在乎爱。

潘巧云一开始并未对石秀太设防,相反却十分信任他,在他面前并不掩饰自己对和尚裴如海的熟稔和喜欢,还邀他“晚间你只听他请佛念经,有这般好声音!”竟天真地想和这个心狠手辣的小叔分享自己的爱情甜果。读到此,真觉这潘巧云如小绵羊之邀恶狼同赏野花般地单纯、可爱。石秀的狠毒,海和尚也看出了几分,说“你家这个叔叔,好生厉害!”潘巧云却说“这个睬他则甚,又不是亲骨肉。”她天真地以为这位夫君从大街上拣的义叔不会干涉她的好事。因此,她敞开心胸,毫不设防,热情、信任、开通地对待这位小叔。石秀却以自己的小肚鸡肠来思忖嫂嫂,“我几番见那婆娘常常的只顾对我说些风话。我只以亲嫂嫂一般相待,原来这婆娘倒不是个良人!”其实潘巧云那时的心思在海和尚身上,她对海和尚用情以久,不见得对这位半路冒出来的义叔动什么心思。潘巧云的单纯天真越发反衬出石秀的机心深重与居心险恶。

3,心理变态,有偷窥欲。

石秀第一次见潘巧云,就将她从头看到脚,从里看到外,看得遍体通透,入裤三分!从她的鬓儿、眉儿、眼儿看到肚儿、脚儿,又看到胸儿、腿儿,“更有一件窄湫湫、紧皱皱、红鲜鲜、黑稠稠,正不知是甚么东西。”不光看,还发挥了一个极度性饥渴男人的超常想像力。那时,这个流浪汉潜意识里的yīn欲在眼波里流淌,哈喇子在心里流了八尺长。

潘巧云前夫两周年忌日,请和尚来家为他做些功果,石秀的偷窥越发深入、持久、执着。布帘里张看,忙里偷闲张看,装肚疼躲在板壁后偷听。将潘巧云和海和尚的事挂记在心头。皇帝不急太监急,因没发现他俩的事有实质性进展,竟患上了严重的失眠症加神经病式的梦游症。“每日里五更睡觉,不时跳将起来料度这件事。”当他听到报晓头陀来屋后死巷里敲木鱼并叫得蹊跷,又跳将起来,从门缝里看见一个人从后门溜出来时,必如在义兄脑后发现了一颗定时炸弹般激愤又兴奋,因此“巴得天明”,便急急找义兄告发去了。一个大男人心理变态、卑琐至此,与一位义士好汉的做派大相径庭。

拼命三郎石秀的五宗罪

4,违背为友之道,越俎代庖,过分干涉别人家庭

“子贡问友。子曰: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毋自辱焉。”真正的益友,应设身处地地站在对方立场,为对方利益和幸福考虑。若对方出了问题,有了错误,应予指正和劝导,引导他向善和改正。若朋友不接受,应先放一放,寻求别的更妥善的解决方式。对朋友的家庭,应予充分尊重,努力帮助其完整、和平、稳定,不干涉内政。石秀若是真良善义气之辈,就应在知晓义嫂行为不轨后,想法劝阻义嫂,如武松那般,或软或硬地给嫂嫂以劝戒,或将海和尚的劣行告到其所在寺里,由寺里按佛家戒律予以惩治,即便做得下流点,将海和尚黑揍一顿,让他记取教训,不敢再犯也未尝不可。若不奏效,再告知义兄也不迟。要首先劝导义兄检点自身之不足,改掉以前只顾工作不顾家,对美妻不够体贴关爱的做法,力求赢回美妻心,还要告戒他冷静理智,对妻子分析利害,晓喻义理,促其惊醒回头,进而让兄嫂夫妻携手,弥补裂痕,恢复幸福甜蜜的家庭生活。如若潘氏要一条路走到黑,则要劝义兄想开点,学习宋三郎的大度,放手让她去吧,凭杨节级的身份地位收入相貌,何愁不找个更年轻漂亮的?须知,当时社会,对女人改嫁,男人再婚这些事是比较宽容的。如此,才是男子汉大丈夫应有的气度,如此,也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让问题得以和平解决。

再退一步,即便是潘巧云诬陷石秀,一时蒙蔽了杨雄,杨雄转而撵走石秀,让其蒙冤,石秀也完全可一笑置之,卷铺盖走人。让时间和事实来说明一切,相信真相终将大白于天下,杨雄自有他的一套处置方法,至少不至于残害四条性命。

而石秀做得恰恰相反,从他看见潘巧云和海和尚眉来眼去开始,便有越俎代庖替义兄管这事之意“……原来这婆娘倒不是个良人!莫教撞在石秀手里,敢替杨雄做个出场也不见的!”他将义嫂的隐私靠知义兄后,加狠杠说:“似这等淫妇,要她何用?”扇动、怂恿杨雄除掉妻子。

由此可见,石秀放错了自己的位置,残暴地干涉了他人的家事。如他自夸“路见不平,便要舍命相护”“只好闲管,替人出力,以此叫着拚命三郎。”这次实是拚错了地方,管过了头,成了不折不扣的越俎代庖式的相害。

5,为证一己之清白,不惜滥杀枉杀,手段残忍

石秀将坚持不懈,费尽心机挖掘到的潘巧云sī通海和尚之事,迫不及待地告知了杨雄,并设计与杨雄抓两人的现行。因杨雄喝醉,晚间大骂潘巧云,潘巧云恐惧,反诬石秀调戏她。杨雄是个头脑简单,没甚主见的人,竟信了她的话,转而要撵石秀走。石秀受不了这冤屈,便“务要与他明白此一事”,寻机杀了报晓头陀和海和尚,并剥了他俩的衣服以为证据。他拿了这证据去找杨雄,咄咄逼人:“哥哥,兄弟不说谎么?”并自我表白道:“哥哥,兄弟虽是个不才小人,却是顶天立地的好汉,如何肯做这等之事!”残杀海和尚二人来证明他的清白,是他的真实用意。至于他说的“怕哥哥日后中了奸计,因此来寻哥哥。”便有些勉强了。杨雄在得知真相之后,自会采取相应措施,或休妻,或告官,或惩治海和尚,谅他们还有什么奸计可施?

至此,石秀洗刷了冤屈,证明了自身的清白,按理说应该就此打住,转而为杨雄泄火消气,规劝他在法律和道德的框架内妥善处理此事。而石秀却变本加厉,火上浇油,直要把潘巧云置于死地,报诬蔑之仇而后快。此时杨雄已气昏了头,更没了主意,任由石秀主导他的行动。石秀深知杨雄没主见,左右摇摆、容易心软的弱点,让他以烧香为名把潘巧云和迎儿赚上山去。其实这也是赚杨雄上山,怕杨雄不肯,只说要和那女人“当头对面,把这是非都对得明白了。哥哥那时许与一纸休书,弃了这妇人”待上了翠屏山,将是非对毕,石秀却嗖地掣出腰刀给杨雄。潘巧云求饶时,石秀扇动杨雄:“哥哥,含糊不得!”并鼓动杨雄杀丫环:“哥哥,这个小贱人留他做甚么,一发斩草除根。”所谓斩草除根,已含有杀掉潘巧云之意。以至杨雄这个身为刽子手的脑残丈夫将妻子割舌开膛挖出心肝五脏,以最残忍的手段予以杀害。

6,将自己的观念和行为方式强输入他人,祸害朋友。

从石秀发现潘巧云和海和尚偷情之端倪,要“替杨雄做个出场”开始,他对整个事态的进程甚至结果便已了然于胸,然后以他强悍的个性和意志主导、操纵着杨雄按自己预想和设计的路数运行。他将潘巧云的私情告知杨雄,“似这等淫妇,要她做甚?”一句话,将这件事的处理定了基调。潘巧云反诬他后,他痛下杀手,杀掉报晓头陀和海和尚,然后按他所说“教你做个好男子”,又设计教杨雄残杀了妻子丫环,然后投奔梁山去做强盗。

石秀以自己人性中的恶将职业刽子手杨雄人性中最残忍狠毒的一面引挖出来,不但自己杀人,也借刀杀人,教唆杨雄用最暴力最血腥的手段处理了这件事,将杨雄一步步推到落草为寇这条彻底堕落的绝路上。石秀和杨雄的身份不同,他是流浪汉,一无所有,无所谓得失,杀人后大可一走了之。而杨雄不同,有不错的工作、收入,体面的身份和原本温馨的家庭,一旦沦为杀人犯,意味着他全部的拥用将在瞬间失去,意味着由人上人沦为亡命犯,从幸福平静到动荡不安,从本份做人到杀人越货。石秀全然不设身处地为朋友着想,一味将好兄弟变为实践其邪恶计划,走duò落之路的伴当。石秀调唆杨雄杀了人,就绝了杨雄的退路,让杨雄和他一样一无所有,就不得不接受他的观念,走他想走的所谓“做个好男子”的强盗之路。可笑的是,杨雄这头蠢猪竟赞扬其为“高见”。由此可见,这些所谓梁山好汉有时完全是是非不分,好恶不辨。

将石秀、杨雄和宋江、武松在同类事上相比,不难分出高下。“宋江但若来时,(阎婆惜)只把言语伤他,全不兜揽他些个。……那张三和这婆惜,如胶似漆,夜来明去,街坊上人也都知了,却有些风声吹在宋江耳朵里,宋江半信不信,自肚里寻思道:‘……她若无心恋我,我没来由惹气做甚么?我只不上门便了。’”可见,宋公明思想开通,心胸开阔,观念极为超前,绝不输于现代人:你不爱我,你伤我,我仍尊重你的人格,放手给你选择的权利。在日常生活中,对个体生命,宋江还是蛮富有人文情怀的,也知怜香惜玉,他对阎婆母女和琵琶亭的玉莲一家的慷慨救助便说明了这点。石秀、杨雄却心胸狭窄,观念腐朽,把女人视为自身的附属品,有仇必报,小仇大报,对他人的生命无半点尊重,滥杀枉杀。这两人是从当时fǔ朽社会的污泥浊水中生长出的渣男,连一个合格男人都算不上,更甭说江湖好汉。武松在拿到潘金莲和西门庆杀害哥哥的人证物证后,首先想到的是诉诸法律,因知县贪图西门庆的贿赂,推诿不办,武松不得已才杀了潘金莲与西门庆,并录下潘金莲与王婆的口供再次报官。武松的做为与石杨的不同之处:一,武松为兄报仇,jiān夫淫妇该杀,二,遵守法度,三,敢做敢当。这是真正好汉的做派!因之武松才得到了从府尹、知县到节级牢子和公人的关照,才受到老百姓的敬重和喜爱,才成为人们世代相传的英雄好汉。和武松相比,石杨两人便是目无法度,心胸偏狭,滥杀枉杀的混帐莽汉了。

被石秀这位白眼狼害惨的还有潘巧云的父亲潘公。想这位无辜老者在满腔热情地为石秀操办屠宰作坊时,在真诚地消除石秀的误会,劝他留下来时,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到他这是在饲养一只白眼狼吧?狠毒的石秀教唆杨雄残杀潘巧云,并没半点顾及潘公的恩情。不知这位善良的老人该如何度过孤独凄凉的余生。

转载请注明出处四大名著 » 拼命三郎石秀的五宗罪

分享:
上一篇:阎惜娇和潘金莲这两个角色,是对宋江和武松的讽刺?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