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四大名著
免费在线阅读

政府小公务员缩影:雷横朱仝

昔日名震大江北,化作古村烟云中

梁山的发展壮大,有几个人物的功劳是必须提及的。国内有学者认为是三个:林冲、晁盖、柴进。

林冲上梁山,是被万恶的吃人社会逼迫所致,而正是他大公无私的清理门户行为,才能导致梁山声望逐渐如日中天,一路招贤纳士,实力日渐壮大;晁盖上山,带来了第一笔原始资金,完善了梁山强盗公司各部门的职能;柴进曾资助林冲、宋江、武松等实力派大腕,没有柴进大力推荐,梁山始终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地方小黑社会团体。

然而我觉得还有两个人必须要记住,他们就是宋江的前同事——郓城县刑警侦察大队正副队长:美髯公朱仝,插翅虎雷横。正是他们俩徇私护短,先后释放了晁盖、宋江,梁山才能有两位老大;而朱仝,更是冒着被判刑的危险,义气当头释放了已经沦为杀人犯的雷横,从而将自己也推上了一条不归路。

朱仝雷横上山之前,小日子过得相当滋润。地位虽然不算显赫,但在郓城一县,那也是公众人物;薪水虽然不高,但是灰色收入不少,从雷横的表现来看,没事经常打打秋风,已经成为习惯必然。

朱仝和雷横的落草经历,可以说是千千万万的政府小公务员身份转化的经典案例。

先说雷横。

雷横这人,小说中也交代他“便是心胸有些狭窄”。相对于朱仝来说,这人人品要低下很多。雷横虽然是个小小地方捕头,然而吃拿卡要的本事着实是把好手!

雷横初次出场亮相,便是歪打正着捕获醉卧灵官殿的赤发鬼刘唐。刘唐因为没有随身携带身份证和暂住证,而且长相不符合《道路安全法》,因此被巡逻的雷队长以盲流的身份收容了。雷队长振振有词:“看你不像好人,我就有权利抓你!”难道“好人”两字写额头上的么?如此办案作风,和今时部分败类有的一拼。

刘唐是来投奔晁盖的,而雷横在捕获刘唐后,借口天色尚早,不如去晁保正家歇一歇再走。他这“歇一歇”,便是让尚在呼呼大睡的晁盖连忙起来,招呼下人摆酒置饭。从小说中两人对话来看,雷横到晁盖家打秋风,绝不是一次两次。

由此而来晁盖和刘唐在这么另类的场景下见面了,晁盖借口刘唐是他多年未见的外甥,向雷横要了刘唐的人身自由权。而雷横,也大手一挥,完全忘记了此行的目的。

既然抓错了人,这雷横吃饱喝足,也该有点自觉性了吧?雷横可不是善茬,面对晁盖递过来的十两银子,半推半就之下也就笑纳了。咱就不明白了,难道抓错人,还要给你感谢费?可见雷横面对贿赂,早就业务纯熟。

雷横在郓城县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算是白道上的带头大哥,虽然不曾明目张胆地敲诈勒索,但是这种“靠山吃山”的江湖习气表露无疑。

晁盖宋江先后上了梁山后,自然难以忘怀这两个执法犯法的好朋友,先后下书邀请加盟。然而朱雷二人回答的口径出乎意料的统一:“家中诸事繁多,落草下次再说”。可见对于“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行为,两人是不羡慕的——现在的生活比你们有情趣的多,何必因小失大?而雷横,哪怕是出差途中被邀请上了梁山,也丝毫不为所动,坚持要求下山。

宋代官员薪酬相当丰厚,如我前文所说。但是五品以下的官吏,生活就不那么富足了,朱仝雷横两人过着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完全没有“追随大哥”的念头。如果不是“白秀英事件”,朱雷二人的后半生人生轨迹,基本可以确定。但是,正是这个三流歌手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二人的命运。

郓城县前任知县大人时文彬的离任,源于晁盖和宋江的先后逃脱。而正是朱雷两人明火执仗的包庇行为,才使时大人清白的官宦生涯划上句号。后继的县令,人品就不那么高尚了,从东京赴任过来,竟然带上昔日的相好——三流歌星白秀英。

白秀英在郓城县经常开个人演唱会,虽说是不入流的小歌星,然而首都娱乐场所泡大的白小姐,在郓城这个小地方还是很有号召力的,过来捧父母官小蜜场的老百姓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人民需要艺术,但艺术更需要人民”,其实老百姓也未必喜欢这种走廊说唱歌手,只是满足一下好奇心和窥探欲——县长的二奶,到底是什么货色?

雷横遭遇了职场的“七年之痒”!雷捕头听说白小姐的演唱会非常热闹,于是如同老百姓一样,去听听到底有什么新鲜。众人看见雷都头来了,连忙将最好的主席台位置留给雷队长——雷队长自然毫不客气。

歌唱完了,舞也跳完了,白小姐来收钱了,雷队长后悔了——出来没带钱!其实白小姐也不想想,这雷队长,在郓城地面上消费,什么时候带过钱?

雷横有点难为情,如果白小姐不是县长的二奶,他早袖子一甩走人了,但是不巧的是,白小姐正是他上司的小蜜,雷横只能低声下气说好话:“对不起,我今天忘记带钱了,明天给你加倍送过来。”

白小姐如果聪明一点,明白做人的道理,笑一笑也就过去了。可惜她实在拎不清形势,依仗自己的身份,非要雷横出钱。这雷横面子上下不来,正没好声气,白小姐的爹白玉乔不识好歹地冷嘲热讽起来:“没钱?没钱出来混什么?什么雷都头,我以为是驴筋头。”

士可杀不可辱。雷横虽然算不上一个“士”,但郓城地面上还从来没有哪个家伙胆敢当面辱骂雷老虎,雷队长热血上涌,管你什么身份,一拳将白老头打得口角迸裂鲜血直流——雷横不打女人,总算还有三分男子气概。

事情发生到这个地步,如果换了我,应该立马带着老母连夜上梁山了——枕头状可是天下第一厉害物事。雷横偏偏不信邪,以为凭借自己的身份和资历,新来县令又能拿自己如何?

雷横估计错了形势。白小姐吃了大亏,在县令面前一哭二闹三上吊,最终原告竟然代替执法机关,将雷横捆在县衙外!一个人武力再惊人,面对庞大国家权力机关,总归是藐小的。而雷横的寡母,面对这种完全失去公平性、目无法律的私刑大堂,表达了内心的不满。白秀英是标准的绣花枕头,竟然无知到去殴打雷横的老母。雷横的造反休眠火山终于爆发,至孝之人眼见母亲受辱,再也按捺不住,也不知道哪里的神力,挣脱绳索,抬起枷锁将白秀英打个脑浆迸裂。

雷横出了人命,一肚子怒气的新县令自然不会放过他。而朱仝,出于同事义气,将他偷偷放走,雷横于是上了梁山。

再说朱仝,朱仝是条好汉。

同作为郓城县刑警侦察大队的队长,朱队长人品要比雷队长优秀很多。朱仝没有任何一起吃拿卡要的案例,而且在释放晁盖、宋江的过程中,一直处于主导地位。可以说,如果没有私放犯人的前科的话,朱仝是《水浒》中难得的好都头。

朱仝放了朋友,成全别人,却牺牲了自己,新县令也无法可想,只能将他发配沧州。朱仝的外表,非常像关胜,给人第一印象相当不错。因此沧州的知府看见他,十分欢喜,让他整天带着自己的四岁小儿逛街游玩。

一个堂堂的刑警队长,竟然沦落到一个男保姆的地步。然而朱仝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面对雷横的上山召唤,依旧表示出一个良好的政府公务员的素质:坚决不去,老老实实呆满几年,依旧回家做都头。

而吴用面对这个形势,唆使李逵斧劈了四岁小儿,从而彻底断绝了朱仝的幻想。朱仝是条好汉,直接抡起刀便和李逵拼命——不管怎么说,小孩是无辜的,如果用这种手段来逼迫自己,自己断断不会答应。

朱仝最终还是被骗上了梁山,然而上山后,他再一次看见李逵,依然选择取刀火并,朱仝不因为“聚义兄弟”这种虚幻的幌子而丧失自己的原则。要不是晁盖宋江的不断从中陪话,朱仝战死在梁山上的可能性很大。

朱仝是为数不多的侠客之一。

朱仝代表着一小批忠心大宋政府的地方小公务员,他们有良知,有着憧憬海晏河清天下太平的美好梦想。朱仝的上山,是非常不情愿的。他依旧相信政府仍然英明,哪怕目前的内外交困现状时时灼烧着他的心。

雷横代表更多的fǔ败公务员群体,他们衣食无忧,利用手中职权,凌驾在普通老百姓之上。如果不是突发事件,他们也是绝对不愿意落草为寇的。他们上山,更多的是一种逃避——当前途和命运相抵触的时候,生命才是最可贵的。

朱仝和雷横,代表两种上山的政府公务员典型案例,不管是无奈被迫的,还是无辜被骗的,和他们的人生宗旨完全背道而驰。他们上山,更多的是被当作一种收买人心和对外宣传的需要——晁宋二头领知恩必报。朱仝和雷横的武艺,相当一般。刘唐吊了半夜,没吃早点便能胜过酒足饭饱的雷横;张清随便两招,便能将朱雷二人弹弓打麻雀般打下来。然而二人的地位相当高,不仅同列天罡星,而且朱仝的位置犹在武松之上!同为都头,武松功夫比之朱仝可高得太多。只因朱仝救过宋江的命,而武松却三番两次公开造反,所以朱仝能够傲视同侪!

征战方腊,雷横战死沙场,朱仝却百死一生。回来后安安心心老老实实为国继续效力——高俅童贯是不会对忠心大宋政府的小角色朱仝开刀的,他完全站在政府一边,完全值得相信。朱仝的下场,可能是宋江梦寐以求的——宋室南渡后,在刘光世麾下领兵破金国侵略者,最后官至节度使。

朱仝机缘巧合下,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理想。如果不是他的徇私枉法,他不可能有日后的辉煌。这很有点像欧·亨利的黑sè幽默小说结尾——你越想得到的东西,往往在希望全部破灭后才实现。

大宋朝,庙堂内外已经彻底fǔ朽没落,就连小小县级行政机关下属的执法公务员,不管尚算正直的,还是以权谋私的,全部都能藐视法律的存在和践踏法律的尊严,这个国家的法制健全与否,也可见一斑了。整个大宋政府,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不管是合法执政机关,还是曲线救国团体,都大量充斥着雷横这样的“杰出代表”,就像一棵华盖大树,从树根开始就不可救药地腐烂了,区区堂皇外表,又能支撑多久?

转载请注明出处四大名著 » 政府小公务员缩影:雷横朱仝

分享:
上一篇:集国人毛病于一身的李忠周通下一篇:长跑健将:神行太保戴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