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四大名著
免费在线阅读

第142章

王夫人也听说了薛家之事。因着如今和薛姨妈生分了好些,不肯亲自过去,只打发了周瑞家的过去瞧了瞧,送了二十两银子也就罢了。

邢夫人听凤姐禀告了此事,倒是吃了一惊,旋即冷笑道,“一个通房丫头竟如此大胆。到底是商贾人家,容得下人放肆到如此。”

她那些年被二房压了一头,早就对王夫人恨之入骨。薛姨妈又是王夫人的妹子,自然是恨屋及乌。听闻她家出事,恨不得拍手称快。只是面上功夫总归要做,何况死的还是东府尤氏的妹子,也打发婆子去送了二十两银子吊唁。

凤姐早就打听的十分备细,知道宝蟾不过是个替死鬼罢了。尤氏和贾蓉贾蔷都是聪明人,既然肯糊涂了结了此事,必定是从薛家拿了实打实的好处。想来薛家行商数十年,库里存些稀罕物件也是平常事,打点完了刑部再打点东府,只怕银子也花的流水一般。可怜那尤三姐自负风流标志,死的这般窝囊,不过也算她咎由自取,和自己毫不相干。

过了两日便听说尤二姐因着妹子之死太过伤心以致早产,诞下一个不足月的男胎来。只是那胎儿落草不足两日便断了气,只哭的尤二姐死去活来。

尤氏和凤姐说完,又叹了口气,道,“那日我请了大夫给她瞧了,那大夫说她此番生产弄坏了身子,只怕是再难受孕。我只怕她得知此事太过伤心,只命人不许告诉她。只是纸里包不住火,长此以往,只怕那张家对她诸多不满。”

凤姐见她虽然如此叹息,眼里却是十分淡漠,便知这两个妹子的死活,并不放在她心上。若不是贾珍因着红蜻之事疏远了尤氏母女三个,只怕她那两个妹子迟早也能在宁国府有一席之地,也难怪尤氏心存芥蒂。

便淡淡道,“她们姐妹情深,嫂子也不必太过伤怀。我只是可怜姨妈,如今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只怕越发一日不如一日了。”

尤氏自然记得她原是薛王氏的内侄女。只是这几年凤姐只为了自家筹谋打算,外头那些亲戚情分也未必放在心上。此刻见她矫情,不觉笑道,“你若是十分过意不去,多送几两银子过去也就是了,何必在我跟前做这些样儿。”

凤姐道,“两位太太都送了二十两,我哪里敢和太太们比肩。何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又有夏家的银子帮着,想来姨妈且还能支应,我何必去锦上添花。”

忽然想起这句话还是前世刘姥姥第一番来打秋风时说过的,不觉微微一笑。

尤氏嗤的笑了一声,正待说话,外头却有小琴匆匆进来道,“方才外头有人来说,宫里头有位老太妃薨了。凡诰命等皆入朝随班按爵守制。圣人敕谕天下:凡有爵之家,一年内不得筵宴音乐,庶民皆三月不得婚嫁。”

凤姐记得前世也有此事,故此并不大吃惊。且贾琏如今偏是个从五品,自己也算不得诰命,不过是一年内不得宴饮罢了。横竖迎春的亲事定在秋冬,还差了好几个月,这位老太妃之死与自己并无什么妨碍。

只是贾母并邢王两位夫人兼着尤氏等皆每日入朝随祭,至未正以后方回。在大内偏宫二十一日后,方请灵入先陵,地名曰孝慈县。这陵离都来往得十来日之功,如今请灵至此,还要停放数日,方入地宫,故得一月光景。

如此一来东府里便没人照顾,贾珍便打发人求了凤姐,帮着协理宁荣两处事体。凤姐推辞不得便应了,每日说不得过去半日帮着料理那些琐事。只忙的茶饭也没工夫吃得,坐卧不得清净。刚到了宁府,荣府的人又跟到宁府;既回到荣府,宁府的人又找到荣府。

忙了两日凤姐便有些疲倦之色,只等着未正邢夫人回来和她商议定了,依旧教迎春和探春两个在议事厅那边帮着料理些不要紧的杂事,又打发平儿过去坐镇帮着,倒也十分妥当。自己每日只带了小琴小红两个过去东府料理半日,再回来用晌午饭。

当下荣宁两处主人既如此不暇,并两处执事人等,或有人跟随入朝的,或有朝外照理下处事务的,又有先跴踏下处的,也都各各忙乱。凤姐早吩咐了林之孝和旺儿两家,或有偷安,或乘隙结党,或是与权暂执事者窃弄威福的,只管一顿板子打出去,不必看谁的脸面。因此那些奴才们倒也并不敢太过惫懒生事,倒比前世安分了好些。

又见各官宦家为了太妃之事,凡养优伶男女者,一概蠲免遣发。凤姐便想起自家那几个小戏子,倒不如趁此机会打发出去,免得和前世一般为了她们几个生出那些口舌来。

待邢夫人回家,便回明此事,笑道:“这些人原是买的,如今虽不学唱,按说也可留着使唤,令其教习们自去也罢了。

只是她们都是花朵一般的年纪,生的又都出色,偏生学过这几年戏,口里都有些没轻没重的也未可知,若是分在各房使唤,她们只管混说,姑娘们听了如何使得。倘若外头亲戚来瞧了,也说咱们家的丫头没规矩了。”

邢夫人听了有理,道,“你既如此说了,不如给他们几两银子盘缠,各自去罢。当日祖宗手里都是有这例的,虽说后来留下了几个,也是各有缘故,并非咱们不放。只是细想起来,留下那几个也终究生过事。如今赶上这机会,咱们就尽数打发了的好。”

凤姐道,“太太说的是千妥万妥的。如今我们也去问她十二个,只教他们寻人带了信儿出去,叫上各家父母来亲自来领回去,再给几两银子盘缠,也算仁至义尽了。若不叫上她父母亲人来,只怕有混账人顶名冒领出去又转卖了,岂不辜负了这恩典。”邢夫人笑道:“这话妥当。”

两下里计议已定。凤姐便命小红去和林之孝家的说了,每教习给银八两,令其自便。凡梨香院一应物件,查清注册收明,派人上夜。又将那十二个女孩子都叫过来当面细问。

谁知倒有一多半不愿意回家的:也有说父母虽有,他只以卖我们为事,这一去还被他卖了;也有父母已亡,或被叔伯兄弟所卖的;也有说无人可投的;也有说恋恩不舍的。所愿去者止四五人。

凤姐早知必定如此,便笑道,“偏生里头各屋里的丫头都是满的,倒不好为了你们几个坏了规矩。这也罢了,外头针线上和浆洗房里都是缺人的,你们若是不愿意出去,只管去这两处也可。”

这些女孩子都是自小被买进来学戏的,哪里懂得针黹纺绩女工诸务。一听凤姐如此说,愿意留下那几个倒有一多半也都改了主意,只余下茄官艾官两个铁了心的不肯出府,情愿去跟着针线上那些女人学些针黹。

凤姐记得这两个前世也算安分,又见她俩十分执意,便命人带出去交给林之孝家的。余下这些都先安置在梨香院暂住着,各自等着他们父母亲眷进来领出去。

独贾菱十分舍不得龄官,便悄悄的在外头买通了龄官家里的人,又在外头置办了一所房舍,预备养作外室。

贾菖和他交好,不由规劝道,“终究是个伶人,草草纳做妾室也就是了,哪里值得在外头另弄房舍,叫人知道了没得笑话哥哥。便是嫂子知道了未必也不快。”可惜贾菱和龄官情投意合,哪里听得进去。贾菖见他一意孤行,便渐渐地和他疏远起来。因着知道贾芸如今是凤姐手下得用的人,便刻意和贾芸交好起来。

早有人将贾菱和龄官之事报知凤姐。凤姐便和平儿笑道,“那些小戏子里头,独这个龄官当日是娘娘最看重的,长得也最标致,果然就入了爷们的眼。”

平儿也笑道,“奴婢记得当日看戏之时,云姑娘还提过一句说是这龄官长得有些像一个人。亏得奶奶立刻岔开了话头,若不然只怕惹得林姑娘不快。说起来云姑娘别的倒好,就是说话有些不知润色,怪道奶奶一向不大喜欢她。”

凤姐道,“她才是明白的呢,不过故意的装痴卖傻罢了。只是她却忘了,史家纵然一门双候,也都不是她的亲爹,林妹妹却是林姑父嫡亲的闺女,这里头可是天壤之别。”

平儿道,“这是自然的。听说如今往林家提亲的人络绎不绝,都想着和林姑老爷攀亲家,史家姑娘哪里赶得上,不过和卫家结了亲就罢了。”

贾琏如今每日五鼓和贾赦贾政贾珍一同入朝随祭,也是不得闲。听得凤姐每日里十分忙碌,夜间便搂着笑道,“这些日子难为你辛苦,待此事毕了,我好生谢你。”

凤姐道,“你是荣国府的嫡长孙,我是你的媳妇,这些原是分内的,哪里敢说辛苦。二爷这些日子倒是辛苦了,只是如今是国孝,万不可在外头混闹才是。”

一面想着,再过数日东府贾敬便该宾天了。亏得尤氏姐妹如今风liú 云散,倒不怕贾琏再闹出那些事来。

贾琏不知她心中所想,只笑道,“如今每日里只跟着老爷们,哪里得空在外头混闹。你当我是薛大傻子那样不管不顾的性子呢。”

凤姐道,“二爷知道便好。薛家如今到这般田地,可不都是薛大傻子自家不知检点闹出来的。带累的薛大妹妹连个像样的人家都攀不上。咱们巧姐也渐渐大了,再有几年也该议亲了,二爷也须得立身端正些,免得教那些人诟病。”

宝钗虽说才貌双全,终究是薛蟠的妹子。薛蟠这些年在京里闹了无数笑话,如今成亲了也是家宅不宁,竟然闹出丫头毒死小妾的事来,外头那些人家唯恐避之不及,哪里还肯娶他的妹子进门。故而宝钗虽早已及笄,却没有议亲。

如今迎春宝玉湘云都订了亲,独宝钗在薛家无人问津,薛姨妈也是十分焦急。贾琏明知其情,笑道,“咱们是甚么人家,他家又是甚么人家,岂可相提并论。你说的话我记得了,你只放心。”说着便各自睡去。第二日依旧早早起来入朝不提。

凤姐只惦记着贾敬之事,却不好说出来。果然这日刚回了自己院里还未换衣裳,外头便有宁府那边的小厮急匆匆跑过来报信道,“老爷宾天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四大名著 » 第142章

分享:
上一篇:第141章下一篇:第143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