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四大名著
免费在线阅读

董平观灯

双枪将董平,河东上党人氏,善使双枪,有万夫不当之勇。

东平太守姓程,名万里,为人奸诈。他要为高俅立功,同梁山泊义军为敌,在京城调来双枪将董平任兵马都监。

这里讲的是董平刚到东平,没上梁山前元宵节观灯的故事。

程万里为了歌颂太平,这年元宵节命家家户户门前高挂花灯。董平初到东平,这日晚上换上便服,带领一个随从,到大街观灯。他们出了都监府,见街上人来人往,十分拥挤,热闹非凡。灯挂得数也数不清,各种各样花灯像彩虹落到人间:有牡丹灯、金莲灯、玉海灯、芙蓉灯;有凤凰灯、蝴蝶灯、鸳鸯灯、金蟾灯、玉兔灯;还有嫦娥灯、天女散花灯、八仙过海灯、走马灯、龙灯、虎灯、豹子灯......

,种类繁多,花样翻新,sè彩艳丽,让人眼花缭乱,看不胜看。

董平正走到十字大街上,忽听到远处有一女子呼救声。

董平感到奇怪,不自主地向那呼救声处望去。见人群浮动,他抛下随从,大步向那跑去。

他分开众人,钻进人群,立时人们大乱,纷纷离去,只见十几个无赖青年纠缠一俊俏青年女子。一个蛤蟆嘴、一只眼的无赖嘻嘻笑笑道:“你看我们几个相中哪个都中,跟谁睡都行。”另一个尖嘴猴腮、枣核脑袋的动手动脚乱摸:“这脸儿还怪滑哩!

!”又一个说:“选什么,跟我走吧,先跟我睡,然后大家轮着好不好?”

那女子乱躲,捂脸呼救。来来往往的人虽不少,都只斜眼相看,匆匆而过,无有一人敢。

原来这一帮人称霸东平城,为首的叫程新高,他是太守程万里的侄儿,依仗伯父权势,在东平城欺男霸女,什么坏事都干,无有人敢管问。他长得奇丑异常,脑袋像个织布梭,中间宽两头扁尖;脸上像贴了张癞蛤蟆皮,疙里疙瘩,连半个米粒那么一点平的地方也没有;一双倒八字眉下,长着一大一小高低不齐的鼓鼓蛤蟆眼。他这长相凡人看到都恶心,人们给他送了个外号“癞蛤蟆”。他为首的这帮无赖,每逢集日,在街上胡作非为,见到好东西就拿,见到美貌女子就拉进房内侮辱。对混穷做小买卖的,张口就骂,抬手就打,气焰十分嚣张。人人恨他们,又怕他们。他们元宵节虽如此胡为,哪有敢管问的

董平今日遇上,不由义愤填膺,愤愤不乎,闯上前去,大吼一声:“哪里歹徒,无法无天!元宵佳节,不得无理!”

那群无赖见这大个儿胆儿大敢管他们,一个叫张三的无赖骂道:“你是从哪个山沟里蹦出的野种,敢管少爷的事?”另一个叫王五的,手指着他骂道:“摸摸你有几个头,你想脑袋搬家吗?”

他们有的骂着董平,还照样调戏那女子。董平实在看不下去了,向前一伸手抓住一个无赖,往前只一推,那无赖像皮球一般滚了几个翻身。董平怒道:“你们这样无法无天,还有没有王法?”

那程新高蛤蟆眼挤了几挤,上上下下打量董平,见董平身高过丈,卧蚕眉,一双虎目炯炯有神。他不认识此人,手一指怒喝道:“你是何处鸟人?吃了熊心,喝了豹子胆,在东平城里敢碍少爷美事!你也不称四两棉花撕(思)一撕(思),纺(访)一纺(访)?寻问寻问程大少爷是谁?我只要一声令下,将你揍死,拉到西门外喂狗!”

只见一个矮胖子哈哈大笑,走到程新高耳边嘀咕几句。程新高点点头,说:“好、好!”

董平不管他们如何无理,走到那女子身边,推开两个无赖:“你快快走吧!”  “走?说得轻巧,我们几个兄弟还没玩哩!”话到人到,王五猛向董平扑来。

董平毫不惊慌,虚晃一招,卖个破绽,让王五进来,乘势向外一推,王五像箭一般向一店门明柱撞去。只听“哎呀”一声,那王五额头暴突起一个鸡蛋大的疙瘩。王五虽痛,捂头站起又猛转身,二次向董平扑去。

董平这次不躲,一步抢向前,迎上去,左手卡住王五脖子,右手抓住他的胸脯,往上一提,飞起一脚,手往外猛一推,王五飞出二丈开外,摔进路边被踩碎冰块的污水坑中,弄得满身污泥,像个泥猪一般。他在那爬不起来,吭哧道:“兄弟们还不齐上!”

这时程新高捞起酒店门外一根竖棍,使了个“横扫落叶”的招式,向董平抢将过去。董平来一式“旱地拔葱”,腾空跃起,随即两脚点到几个无赖头上,接着左脚点地,右脚飞起照程新高屁股踢去。

那程新高被踢出丈余,他双手捂着屁股在地上打滚。几个无赖被董平点到头的,一齐坐到地上,好一会儿没有起来。另有两个无赖,喊叫着从董平双脚左右向董平打来。只见董平左右手齐出。又听那两个无赖“哎呀、哎呀”怪叫不止。  程新高几人爬起。只见程新高做了个一齐上的手势,那几个无赖好像疯狗一般,又齐向董平扑去。只见董平来了个扫堂腿,把六七个无赖扫倒在地上。那女子可能被吓傻了,在那光哆嗦就是不敢动。

董平再一次喊道:“那位姑娘,为何还不逃呢?”他一喊,那姑娘如梦初醒,急忙扭头跑了。

董平站在那里,指着趴下动弹不得的几个无赖:“你们长期在东平为非作歹,欺男霸女。今天是元宵佳节,在众目睽睽之下,竟敢调戏妇女?若不老实,都送你归天!”

董平大声训斥。还是那个矮胖子,对他们几个趴下的兄弟使眼色,让大家齐撞董平。

董平没防他们这一手,见事发突然,一急,脚也就踢起来了。那矮胖子被踢瞎了眼,程新高被踢断一只胳膊,其他几个捂脸在地上打滚。

董平怒道:“你们这些流氓,无赖......

”没等他说完,只见一人跑得满头大汗,跟头流水般,边喊边跑:“董都监,脚下留情!”

董平扭头看时,见自己的伴当到来。那伴当道:“我到处找你,见这边乱,才找到您老!”拉住董平小声道:“程新高是太守侄儿。”

董平听后怒道:“东平不安宁,原来是你们这些无赖所为!”

那程新高一听这大个儿就是新来的兵马都监,磕头道:“望董大人饶命,我们再也不敢了!”

观灯的人们,这才围了上来:“都监大人为民除害,得给他们立下规矩,不然他们背后还会胡为!”  那程新高磕头道:“我们再也不敢了!”

董平一摆手:“都滚!”

董平无心再观灯,带领伴当,心里还在愤愤不平,返回都监府。

有好事者对此编了个顺口溜:

东平都监名董平,元宵佳节去观灯;抱打不平伸正义,黎民百姓齐赞颂。

转载请注明出处四大名著 » 董平观灯

分享:
上一篇:武大郎妙语娶回潘金莲下一篇:刘唐捉“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