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四大名著
免费在线阅读

施恩打店

金眼彪施恩和鼓上蚤时迁,遵宋江令到临沂山套深处取药之后,急急忙忙往梁山返回。他们往前走啊走啊,正走之间,突然北风呼呼刮将起来,不一会儿,大雪纷纷扬扬飘落。施恩仰脸望天,对时迁说:"这种鬼天气,雪说下就下,三天不下就到梁山了。天这么冷,到前面找个酒店吃饱喝足再说。"他们说后向前望去,望着望着,突然一指:"该着不挨饿,天上掉馍馍。你看前边有酒幌子,准是酒店。天冷多吃些酒,暖和暖和再说。"二人说着拉着往前赶路。

他们往前赶去,走了不到五里路,在一岗子下,一溜十几间草房。"

曾家酒店"

的牌子挂得高高的。施恩又望着天,扭头对时迁说:"

天黑了,是在这里吃喝呢还是往前赶?"

时迁说:"

在这里吃。"

施恩跺跺脚上的雪,一掀吊帘走进店内。一个胖女人见来了客人,站起道:"

客官里边坐,喝什么酒,咱这里有的是好酒。炒什么菜?"

施恩把行李和单刀往里边桌上一放:"

后边还有一位"

两个人,有好酒菜尽管上来。"

时迁也一掀吊帘进来,进屋后他两只眼转了一圈。望见柜台后一个男的,一个劲往下拉毡帽檐,一双贼眼乱转。时迁放下行李单刀,对施恩小声说:"

你看柜台后那男子,一双贼眼放着凶光,偷偷望咱,要小心啊!"

他这一说,施恩方才引起注意,施恩斜眼一看,好像在哪见过。忙喊:"

快快上酒菜啊!"

柜台那男子见施恩斜眼望他,向下又拉了拉毡帽檐,低头向后边走去。

不一会儿,热气腾腾摆上一桌酒菜,时迁捞筷子就叨菜吃,倒酒就喝。施恩在桌下用脚一踢他,从腰间掏出一物,往酒杯里一放,立时变成黑色。时迁看后就向上站,被施恩拉住:"

趁热快吃,快喝,今天天冷。"

时迁知道施恩心意,遂将那杯酒倒地。换上茶水,吃将起来。不一会儿,另一个男的端菜送来。那女的提着一壶酒,来到桌前开言道:"

店家店家,住店就算到了家,后院有上好住处,天也黑了,客官住下吧。我来陪敬二位几杯。"

说后倒了三杯,"

先喝为敬!"

一饮而尽。施恩想:此酒无毒,也端起道:"

谢谢店家美意。"

也一饮而尽,时迁只看不喝,对女店家道:"

有来无回非礼也,我敬店家一杯。"

说后拿酒壶给女店家倒上一杯,接着也给自己倒上一杯。那女的端酒言道:"

出门不易,祝客官生意发财,万事如意,这杯酒敬天地,保你们平安!"

敬了天地一杯。施恩观看这女人一举一动,也遂将酒敬了天地。"

店家如此热情,那我们就住下了。""

好,我到后院收拾收拾去。"

说后女店家笑着离去。

那位男子,又坐在柜台后,帽子又往下一拉。施恩故意说:"

店家,你这酒我喝了怎么上头啊?"

那男店家说:"

客官走得劳累,天又这么冷,乍一喝酒,可能有点不适应,一会儿歇歇就好啦!"

时迁说:"

上饭,我也有点上头,快快睡觉休息,明天还得赶路。"

男店家端上馒头。时迁捞过馒头大口吃将起来,施恩也大口大口地吃。不一会儿,两人吃饱了,算了账。那男子提着两个行李:"

我给送到后院客房。"

来到客房,施恩道:"

提两壶水,洗洗脚睡觉,把炉子点旺。"

那男子去提水,时迁往炉内填劈柴。男店家放下壶:"

客官洗脚早早休息吧,行了一天路。"

说后随着离去。

施恩捂嘴同时迁相视而笑。时迁闩上门,躺下就睡。施恩大声说:"

头咋恁不舒服,咋阳恁狠!"

说后吹熄了灯。施恩走到时迁跟前,小声说:"

这是家黑店,酒里下毒药,他们一会儿准来收拾咱俩。"

时迁道:"

在爷爷手里耍把戏,他们干这一行,还是孙子辈啊!"

施恩把单刀放在床上,时迁手握单刀,他俩在门后等着,时迁装着打呼噜。

不一会儿,就听有说话声。那男的说:"

那个白脸大汉,家住孟州,叫施恩,现在梁山泊为头领。我师傅蒋门神就死在他的好友武松手里。我师死后我逃在这里,遇上你害死你丈夫'

曾黑七'

,咱俩做了夫妻。今日天地报应,天上无路他要走,地上有路他不行。今日相见,天助我也,也算替恩师报了仇。"

又听那女的说:"

再等一会儿""

不用了,你没听见呼噜声啊。咱那药一个时辰就起作用。"

说后那男的就用刀尖拨门闩。不一会被拨开。那男的蹿进房内,刷刷两刀,照床上劈去。只听"

当当"

两声响。施恩大吼一声:"

大胆蟊贼!爷爷等候多时了!"

那男的听后,拔腿就往外跑。施恩、时迁紧紧追了出来!"

哪里跑!"

那女子在院里喊叫起来:"

陕快捞家伙,将这两个贼子劈死!"

声音一落,跳出六七条大汉。时迁敌住他们,施恩在院里和那男店主斗将起来。一来一回,斗不到十个回合,那男店主大汗淋漓,刀法混乱,跳出圈外就跑。施恩紧追不放。时迁已将两三个家伙劈死,几个伙计也往外跑,被时迁堵住大门:"

你们这些害民贼子,今日遇上爷爷,我送你们投胎。"

一阵子把那三四个伙计一个没剩全部杀死了。说后,回头再找,却不见了那女的,他前院后院找开了。

再说施恩追赶那男店主,那男店主前边飞跑,施恩紧追不放。雪地里留下长长一溜脚印。追啊跑啊,跑了约有半里路,施恩心想,若让你跑了,不知到哪里又要害多少人。随即甩出一刀。只听"

哎呀"

一声,那刀正巧劈在男店主头上,只见他像一头熊般猛栽倒在雪地上。施恩追上,那男店主还在挣扎。施恩拾起地上的刀,连声骂道:"

在孟州作恶,来此又害了多少人性命?你死有余辜!"

一连又劈数刀,割下首级,用脚噌噌刀上血,擦擦汗,提着首级往回走。一进门,见时迁正在寻找那女店主。施恩将首级往地上一扔:"

这小子还想跑!"

说后到房内提出行李。时迁怒道:"

那贼女人跑往何处?"

施恩说:"

走,到后院再找找。"

他俩到后院暗室,见三四条支解的男尸。时迁说:"

这种黑店留它何用?"

点了一把火,往院里那垛秫秸扔去,顿时大火熊熊。又点着房屋,立时火光冲天。施恩又把那男店主人头扔到火中。突然,那女人从燃烧的秫秸垛内跑出。时迁眼尖,蹿过一步,伸手抓住:"

你这狗男女,害死亲夫,你人味何在?在此开黑店,你jiān夫和你,丧尽天良,谋财害命,多少人死在你们黑店里。你罪该万死,留你何用?"

那女的磕头道:"

爷爷饶命!"

时迁怒道:"

别人能留,绝不留你!"

一刀将她头砍掉。随即将尸体扔进熊熊烈火中,"

让你俩到阴间害人去吧!"

施恩、时迁,背起行李,提着单刀,望着噼噼叭叭熊熊燃烧的大火,踩着厚厚积雪,大步流星向水泊梁山奔来。有民谣赞道:

施恩时迁住黑店,巧遇仇人暗地算。

毒酒要害他俩死,反被他俩把贼斩。

转载请注明出处四大名著 » 施恩打店

分享:
上一篇:小丫环智斗西门庆下一篇:史进智除活剥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