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四大名著
免费在线阅读

宋江智断姑舅案

宋江和宋清到了县衙,众衙役已得到张文远押司的吩咐,宋江一报名姓,他们都忙活开了。有的争着牵马,有的急忙向里禀报,有的慌忙拾掇行李,将宋江、宋清迎进衙内。

宋江看着一个个衙役:有高的,有矮的;有胖的,有瘦的;有丑的,有俊的;有年长的,有年少的;有机灵的,也有憨头憨脑的。他们都笑脸相迎宋江,宋江点头致意。

宋江刚走到住处,张文远就嘻笑着走了进来,双手握住宋江的手:“哥哥,你可来了,这三天我真是度日如年,我相信兄长一定会来的。

宋江说道:“家父也很高兴,我怎能失信兄弟您呢?”

谈了一会儿,安排好宋江住下。张文远说:“兄长,我这就禀告知县大人,请他早早接见哥哥。”

宋江说:“押司公务要紧,弟弟只管忙活公事好了。这里我会安顿好的,多谢您里外操心呀。”

张文远走后,衙役和宋清拾掇安排床铺。

吃过午饭,宋江送宋清上路,分别时对宋清说:“我离开家便成了官身,那就不自由了,你要在父亲身边多多尽孝,为兄托付你了。”

宋清说:“常言说得好,在家千日好,出门当时难,冷暖都需自己保重了。父亲一切由我和哥哥孝敬,你放心好了。”

兄弟俩分别,依依不舍。

宋江回住处不大会儿,张文远笑着走了进来,对宋江说道:“恭喜哥哥,咱这就去拜见知县大人,他要见你。”

宋江紧跟张文远走进二堂,向前施礼:“草民宋江拜见知县大人。”

知县说:“宋公免礼。”

宋江起身立在一旁。知县又说:“宋公乃本县名流,博学广识,文武全才,能来公干,乃我求之不得。”

宋江施礼道:“不敢当,大人乃一县父母官,清正廉明,朝廷歌功,百姓颂德,何人不知,谁人不晓?

宋江乃是一介草民,空有效忠之志,实无报国之能。今蒙大人错爱,虽肝脑涂地,恐难报万一。”

知县见宋江言行有素,再加上宋江对他歌功颂德的言语,顿觉飘飘然了,遂让宋江当了名候补押司。接着知县就把张文远没办妥的、他的姑夫和舅父打官司的案子交给宋江办了。

这个知县的姑舅争讼案,在知县和张文远手里,都成了棘手难办的疑难案子。弄不好,那真是小孩子席子改围嘴--要臭一圈啊。

宋江接过案子看了一遍,点点头,心里有了数。

第二天,宋江便传争讼双方进县衙。两家一进县衙,都争做原告。宋江咋断呢?

他偏偏让两家都做被告。对姑舅两家传审时都告诉他们:“有人告您拐骗人口。”

这样一来,两家都鞋壳篓里长草--慌了脚,都怕把事情闹大不好收拾,丢人丢不起啊。宋江心里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头一脚难踢,没想到头一脚就踢到知县心口上了。这一脚非得让他们感到疼不可,先给他两家来个下马威,然后才好行事。

上午办完公案,让姑舅两家都像一口吃了二十五只小老鼠--百爪挠心,都不得安生。就这样,一下放了四天。

第五天,宋江亲理姑舅争讼的案子。宋江传双方到二堂听审。升堂后,争讼双方见不是知县亲自审问,还是那位新到的押司宋江代理,正欲下跪,宋江指着他们说道:“念二位都是知县的亲戚,免礼,一旁站下。”

姑舅两个分左右站在两旁,宋江又道:“今日二堂审问,为的怕案情传扬出去,有伤官亲的脸面,你们二人明白吗?”

二人齐答:“明白。”

宋江又问:“何谓清官?”

二人齐答:“忠君报国,体恤民情。”

宋江又问:“这法堂之上呢?”

转载请注明出处四大名著 » 宋江智断姑舅案

分享:
上一篇:燕青巧戏吝县官下一篇:鲁智深除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