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四大名著
免费在线阅读

少年武松斗恶奴

传说,武松十五岁那年,清河一带大闹旱灾,田里颗粒无收,百姓无食无衣。武松和武大,因父母早亡,二人无依无靠,只能靠树叶野菜维持生命。

这天,武松带着绳子、布袋,拿上钩子,出了家门。他发现树上的榆钱,都已被人捋光采净,只见马二爷的杏林旁有一棵五丈高的大榆树直挺立在那里。枝杈上的榆钱,已被人捋净,树梢上却还残留不少。只是树木太高大,枝杈又细,无人敢攀登捋采。武松费了大半天工夫,总算采满了一布袋榆钱,回到家来。

武大见武松捋了榆钱回来,心中很高兴,便让武松在家歇着,待他上街用榆钱换饼回来,便吃午饭。武松在家等了半晌的工夫,仍不见武大换饼回家,心中很是不安。心想,兄长太老实,是不是那口袋榆钱被人抢去了?或是受到别人欺负?武松想罢,大步来到村街,寻问武大的去向。待他寻到后街,远远地听得武大和刘财主的二儿子刘银贵在争执。武大苦苦哀求道:“我家老二豁出性命捋了这口袋榆钱,只给一个菜饼,俺怎肯与你兑换?”

刘银贵蛮横地说:“鸡鸭鱼肉,爷爷我吃得腻了,换点烂榆钱,爷爷只想吃鲜儿,改改口味。一个饼儿也就便宜你了,你还争什么?”说着,动手便把武大的口袋抢了过去。武大急了,双手紧紧抱住口袋不放,气忿地说:“你为什么不讲理,怎么抢我的口袋?”

“哼,讲理?这便是理。”刘银贵说着走上前来就是一拳。武大躲闪不及,被刘银贵打倒在地。这一切,武松全看在眼里,忍不住大吼一声:“刘二慢走!”便气咻咻抢上前来,夺下口袋,正要与刘银贵讲理,刘银贵却扑过来举起拳头便打。武松刚刚十五岁,却长得高大魁梧,论力气赛过成人。刘银贵哪里是武松的对手。不一会,只打得刘银贵躺在地上,手捂着鼻口,连声哀告求饶。这时,武大上来一把将武松拉住,战战兢兢地说:“他家是庄上出名的恶霸,他爹又是武举,你怎敢打他?”说着,捡起地上的口袋,拉起武松便走。

二人刚走几步,却听得“汪”一声,只见刘家门洞里窜出一只小牛犊儿似的恶狗狂吠着猛扑上来。武松眼尖,急忙躲过,武大却啊呀一声被恶狗扑倒,照武大腿上就一口,武大一声惨叫。这时武松毫不畏惧,纵身跃上去,照狗头猛踢一脚。那狗儿便丢开武大直扑武松。武松急闪过,从地上捡起一块大石头举起便砸,那狗头立刻开了花,倒死在地。接着武松扶起武大,捡起口袋就走。不料,这时却听得背后有人喝道:“武二慢走!”

武松武大回头看时,只见刘家大儿子刘金贵凶神恶煞似地闯出门来,骂道:“好个武二,你狗胆包天,打我二弟,又打死家狗,我岂能饶你?”说着,直扑武松。

刘家本是武术世家,刘金贵自幼时跟父亲艺,有点拳脚功夫。武松虽然力大个高,只会蛮打,哪里敌得过他,不一会便被打倒在地。这时武大苦苦为武松求情,刘金贵哪里肯饶,非要置武松于死地不可!这时,刘银贵抱起那块砸死恶狗的石头向武松扑来。这时,只见一匹快马来到近前,骑马人急忙勒住马缰,挥鞭一抽,打在刘银贵手背上。刘银贵手儿一抖,石头落下正好砸在他脚上,痛得哇哇直叫,倒在地上动也不能动了。刘金贵见地弟被骑马人打了,勃然大怒,丢开武松直扑骑马人。骑马人端坐马背,待刘金贵近前,“啪”,又一鞭,把刘金贵打个趔趄,刘金贵转身喝道:“你是何人,为什么挡横?”

骑马人哈哈大笑道:“为什么两个欺打一人,要害人命吗?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若再打,我还要帮打!”

“你!你可知道我的厉害?”

“正要领教!”说着,骑马人跳下马来,直逼刘金贵。刘金贵“唰”地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刀,照骑马人便刺,骑马人闪身躲过,顺手一鞭,把刘金贵的刀抽落,又不过两个回合,把刘金贵打翻在地,猛抽几鞭,吓得刘金贵惊慌和刘银贵一块逃走。

这时武松和武大急忙走上前来,向骑马人拜谢救命之恩。

武松将前前后后说了个仔。骑马人听罢,慨然叹道:“看你血气方刚,小小年纪,敢与恶人争斗,是个好后生。只是当今世道混乱,恶人当道,你弟兄二人日后要多留神,少惹是非,免得再吃苦头!”

武大点头称是。武松却脑袋一歪,倔强地说:“怕个甚?他刘家学了几手拳脚,花银子买通了当朝太师蔡京,得了个武举的名儿,便横行乡里,祸害百姓。这一带百姓都怕他,俺不怕,拼死也要换他一条命!俺武松若有你这等武艺,早就除了他这祸根,为百姓报仇了!”

骑马人听了,不禁夸赞道:“果然好胆量!长大成人后一定是一位了不起的英雄好汉,人世间就又多了一位行侠仗义、保境安民的壮士。”

武松听后大喜,又见此人武艺高强,别人有难拔刀相助,于是就动了拜此人为师的念头。想到这里,武松急忙上前说道:“俺早想过,若要为百姓报仇雪恨,除尽天下恶霸,得有武艺才是!只是愁没有师傅教俺。今日有幸得您的帮助和指教,晚生想拜你为师,望大恩人收下我吧!”武松说完,跪地就拜。武大也在旁帮说道:“我们兄弟俩因父母早亡,成了孤儿,无依无靠,整天受尽别人的白眼和地主无赖的欺侮。我这个弟弟酷爱武艺,可没人教习。哎!穷人的命真苦啊!”武大没说完眼泪就掉了下来。

那个骑马人连忙来拉武松。武松却说:“恩人,你不收下我,我就跪着不起来。”骑马人见武松和武大十诚恳,又都是有正义感的少年,便答应了。但他说:“我收下你,可只能是暂时的,我有公务在身,三个月之后一定要走。”武松高兴地也没有听个清楚,忙又跪地给恩人磕头:“恩师在上,受徒儿一拜。”骑马人拉起小武松,留下来教习武松的武艺。小武松在骑马人的教习下,长进很快,不久就把师傅教授的拳术全学到手。

日月如穿梭,转眼三个月过去了。这一天,骑马人把武松叫到面前说:“武松,为师因公务在身,不能耽搁,要走了。我不能再教你了。不过,见你确有心学习武艺,我给你指个去处。”武松听说师傅要走,抱住腿不答应,可见又有新的指引,便仰脸问“珍珠马我介绍何去处?”

骑马人说:“今有河南少林寺,聚集武林高僧,常年教徒习艺,有志学艺者,皆可前往投奔。俺便是几年前从少林寺学艺回来的。”

武松听罢,只好与师傅洒泪而别。师傅走后武松当下便决定去少林寺学艺。

几天后,武松挥泪告别了武大,直奔河南少林寺而去。此后,武大怕刘家寻衅闹事,也远走他乡去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四大名著 » 少年武松斗恶奴

分享:
上一篇:吴用智戏酸秀才下一篇:黑旋风救美娇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