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四大名著
免费在线阅读

杨春刀劈张仁

北宋时,大运河南岸有座安山镇,东靠东平府,西连梁山泊,是个车来船往,繁华热闹的水旱码头。

安山镇上有个财主,姓张名仁,外号人送张麻。其实,这张仁脸上并没有麻子,不过是黑心手狠,专干坑害人的事罢了。张仁的老子是个江湖野医,靠卖假药发了财,在安山镇上没一个人敢碰他一指头。那些外乡来的医病郎中,不是被他砸了摊子,就是叫他赶出镇去。十里八乡,百姓们医病吃药,明知上当,也得到他铺子里去买。

一天,镇南关开茶馆的刘老头去井上挑水。天气炎热,刘老头空然晕倒在街心上。两个正在茶馆里吃茶的行人看见,急忙上前去扶。正巧张仁从东平府回来路过这里,一看是个发财的机会,对刘老头的老伴说:“快叫人去我铺子里拿付药来,迟了就没命了。”没等到刘老的老伴答话,那两行人中一个年岁大的人说:“老汉热天中了暑,不必吃药,抬到风凉处,扎上一针也就好了。”说罢,和同伴一前一后,把刘老头抬到茶馆屋檐下。

张仁忍住气,也跟着上前来看。只见那老者从口袋里拿出个小布包,取出一根银针来,在刘老头鼻子下只一扎一捻,刘老头便慢慢睁开了眼。张仁见截了他的财路,着实可恼,暗叫身边的那个家丁回去叫人,自己想法缠住两个行人。片晌,刘老头神志清醒。两个行人付了茶钱要走,张仁上前拦住,说:“不知名医贵府何处,说清了张某登门求教!”那老者看看张仁,不冷不热地说:“我四海飘流,八方为家,到处行医。”张仁听了,皮笑肉不笑地说:“既敢行医,为何连个家乡都不明说,莫非……”没等他说完,那个年轻人噪了起来,用手把他拨开,就要上路。张仁赶上一步抓住老者,说:“说不明白,休想出安山镇!”年轻人回过头来,两眼冒火,向张仁说:“这事与你何干?劝你放明白些!”就在这时,张仁的打手赶了过来,张仁高声叫喊着:“给我拿住这两个歹徒!”打手们一拥而上,把两个行人围在了当中。

那年轻人并不惊慌,对自己的伙伴说:“先生靠后些,待我收拾他们!”说罢,从身上的包袱里抽出短刀,一个飞步,一刀刺中了跑在前边的一个打手。后边的张家打手大声喊叫,枪刀并举,一齐杀了上来。只见那年轻人刀下生风,指东打西,把张家的十几个打手转眼间结果了七八个。剩下的几个要走,那年轻人也不追赶,只是飞步上前,抓住了躲在一旁指挥的张仁。那张仁横行霸道,自己却没有什么斗杀的功夫,这时也只好做了孬种,哀求说:“好汉饶命,情愿献上千两银子给二位。”那年轻人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你白日里无故抓人,真是横行霸道,留你也是镇上的祸害。爷爷杀你,也叫你死个明白,我是梁山寨上的白花蛇杨春,那是个神医安道全。”说罢,手起刀落,把张仁的头劈下来,扔在街心上。

原来,杨春、安道全两个去东平府里买药草,路过安山镇,碰上了张仁行凶做恶,就除了这个恶霸。后来,梁山泊人马攻打东平府,进退都从安山镇经过。因为杨春除了张仁,安山镇上没有了官府的耳目,直到梁山泊人马兵临城下,东平府里还没一个人知晓,所以官府才吃了个大败仗呢!

转载请注明出处四大名著 » 杨春刀劈张仁

分享:
上一篇:石秀葬母下一篇:吴用智戏酸秀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