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四大名著
免费在线阅读

朱贵戏牛头马面

相传,梁山寨上的旱地忽律朱贵,在未上梁山之前,就在他老家沂水县城里开了个酒店。

酒店不大,但很兴隆。美中不足的是自开店后,常有两个地头蛇来吃酒,从不付钱。这两个人一个叫牛头,是中医先生,经常弄些野草坑骗百姓的钱财;另一个叫马面,靠卖棺材发家。他们在沂水城里,明坑暗偷,无恶不作,恨得朱贵牙咬得“咯咯”响,发誓要惩治这两个恶霸。那么他是如何戏耍这牛头马面的呢?

这一年春节,朱贵吃过了早饭,便走出酒店,想串串门、拜拜年,也顺便借拜年的名义,催催牛头和马面欠的债。当他来到牛头家时,见牛头正跪在院子里烧纸敬天。朱贵自知不便打扰,只好站在大门口,耐心等候。

牛头跪在院子里,用筷子夹了一个饺子丢进火堆里,轻声祷告着:“老天爷啊,你帮帮俺吧!让天下人都病得卧床不起,好让俺借机发财,成为天下最富的人。”

朱贵一听,心里暗骂:“这个坏蛋!真是个毒蛇心肠,俺一定要想法治治他。”想到此,他也不进去拜年,转身离开牛头家,想到马面家坐坐。谁知,他刚到马面家的院子外,就听见院内传出祷告声。朱贵悄悄凑近大门,透过门缝往里一瞧,只见那马面正跪在一堆燃烧的火纸前,念念有词地说:“老天爷啊,你帮帮俺吧!让天下人都死得一干二净,俺的生意发财,成为天下最富的人。”

朱贵听了,心中更气:“这老贼心更狠毒,为了发财,竟恨人不死。俺苦不惩治这种人,还算什么好汉?”朱贵苦苦累索着,眼珠滴溜溜一转,计上心来,便敲了敲门,轻声喊道:“马掌柜的在家吗?”

没多会,大门“吱呀”一声开了。马面从里面走出,见是朱贵,忙往屋里让。

“不了。”朱贵说:“俺今天来,一是给你老拜年;二是有件急事想求你老帮忙。”

“啥事?”马面问。

朱贵说:“城西牛先生的老母亲过世了,他想来看口棺材,料理一下后事。可这大年初一就来看棺材,怕你不乐意,所以就托俺来给你说情,不知你老肯赏脸否?”

马面听说安一就有买卖,高兴得两眼笑成了一条缝,忙说:“你让他来吧,俺在家等着他。”

“俺这就去告诉他。”

朱贵来到牛头家,见牛头正坐在堂屋里吃饺子,便上前作了一揖,说:“牛先生,给你拜年来了。”

牛头见是朱贵,怕他来催债,忙笑着说:“自家爷们,不必客气,快请屋里坐吧!”

“不了。”朱贵说:“俺今天来,还想求你老帮忙呢!”

“帮啥呢?”牛头问。

朱贵说:“城东马面的老母亲病了,想求你去给看病。可这大年初一就麻烦你老,怕你不愿意去,所以,就托俺来说说情,不知你老肯否赏脸?”

牛头听说初一就有求医的,心里比吃了一罐蜜还甜,忙说:“行行,你先头里走着,俺马上就到。”

“那俺先让他准备一下。”

朱贵走出牛家大门口,用手捂着嘴,差点笑出声来:“让你们狗咬狗去吧!”

再说那牛头收拾了药物带着,急匆匆来到马面家。马面正在大门口等得着急,见他来了,就迎上前,施礼说:“哎呀,牛先生,这大年初一就劳你帮忙,真是难得呀!”

“没啥。”牛头也客气地说:“孝敬老人,俺应该尽力。”

马面让开一条道,说:“先请屋里坐会,喝杯淡茶吧!”

“不用客气。”牛头说:“咱还是先办事吧!”

“也好,也好。”马面满口答应着,便领牛头来到放棺材的屋里,指着一口榆木棺材,问:“牛先生,你看这口棺材怎样?”

牛头心想:这人真怪,请俺来给他娘看病,倒卖弄起孝敬老人来。也好,俺不妨趁机夸奖他几句,到时也许会多给俺些银子。于是他便随和着:“马掌柜的还是你孝敬啊,老娘还没过世,棺材就准备好了。”

“不,不,不,”马面忙解释说,“俺这是留着卖的!”

“卖的?”

“对!”马面讨好地说:“俺听说你娘过世了,特意给你留的。”

牛头一听,马面竟咒骂他老娘死了,心中好不恼火,他怒声骂道:“你娘才死了呢!”

马面忙了一上午,棺材没卖出去,反而挨了骂,气更不从一处来。他顺手摸起门后的一根木棍,照着牛头就劈头盖脸地打去。牛头慌忙退出屋外,摸起门旁的一把铁锹,照准马面的腚上狠狠铲去,疼得马面蹲在地上直喊亲娘。

这牛头马面,一个用棍,一个用锹,打得血头血脑,朱贵呢?他正邀了一帮乡邻好友,到酒店喝去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四大名著 » 朱贵戏牛头马面

分享:
上一篇:吴用巧计惩恶霸下一篇:石秀葬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