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四大名著
免费在线阅读

《水浒传》与佛教

水浒传》表面上对于佛教贬抑,实际上他赞扬的是另一种佛教:即象鲁智深那样性情真率,嫉恶如仇,为朋友赤胆忠心,故吃酒喝肉也不妨成佛。同样,《水浒传》对于儒家也不是一味地尊奉。《水浒传》是一本反封建压迫、反对假道学的小说,抑恶扬善,崇真去伪是其主旨,这与三教在本质上是没有违碍的。但与士大夫所理解的儒、释、道有不同,体现了一种民间的态度。

中国古典四大小说中,相较《西游记》与《红楼梦》而言,《水浒传》与佛教的话题可能是较少为人提起的。佛教作为一种外来文化,历经魏晋南北朝唐宋,可以说已基本完成其中国化历程,成为中国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水浒传》成书于元末明初,在当时属于俗文学。探讨《水浒传》与佛教的关系,一来可以考察佛教在近世中国民间的传播与存在情况,一来也可以更好地理解《水浒》这部奇书的主旨。盖中国古代哲学思想,大概而言,无出乎儒、释、道三家。弄清作者对于佛教的态度,也可有助于我们了解他对另外二家的态度。

有论者以为,《水浒传》作者对于佛教采取一种贬抑的态度。持这种论点者也有一定的道理,《水浒传》中对于出家人的嘲讽与贬斥,当以裴如海与潘巧云sī通这一段为尤。[1]那裴如海,本是裴家绒线铺里小官人,出家在报恩寺中,结拜潘巧云父亲做干爹,长潘巧云两岁,长得眉清目秀,被她呼作师兄。那潘巧云,也是年轻貌美,先嫁给本府的王押司,不幸没了,又改嫁给公人杨雄。杨雄虽然生得一表人才,但平时公务繁忙,一个月倒有二十日当牢上宿,这就给了裴如海可乘之机。二个人的私情,一方面是裴如海有意勾引潘巧云,下了两年多的功夫,故意结拜潘公做干爷,只等方便的时候上手;一方面也是因为潘巧云青春年少,加上水性杨花,耐不得闺房的寂寞。而那裴如海又是一个善会讨女性喜欢的,甜言蜜语,曲意奉承,所以两人从眉来眼去到终于发展成奸情。

整部《水浒传》中,写男女间的偷情,最jīng彩的是两段。一是潘金莲偷西门庆。[2]其中从潘金莲的不幸身世写起,她本是大户人家的使女,因为不肯听从大户的纠缠,被嫁给了人称“三寸钉谷树皮”的武大郎。这本是一桩不班配的婚姻,当他的叔叔打虎英雄武松出现时,潘金莲对武松起了爱意,故时常将语言来撩拨。怎奈武松是一条顶天立地的好汉,结果当然是自讨没趣。偏偏又出来了个破落户财主西门大官人西门庆,盯上了潘金莲,请王婆定出十条挨光计。最后两人终成jiān情,一不做二不休,为了防止事情外泄,潘金莲毒死了亲夫武大郎。从此引出了武松杀嫂、斗杀西门庆的惊天动地的故事来。另一篇就是这潘巧云偷裴如海的故事。故金圣叹《读〈第五才子书〉法》中叹道:“潘金莲偷汉一篇,奇绝了,后面却又是有潘巧云偷汉一篇,一发奇绝。”[3]

另外还有如阎婆惜通张文远,卢俊义妻贾氏通仆人李固,这些故事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这些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除了张文远是漏网之鱼外,最后全部送了命。由此也可以看出作者对于男女婚外通jiān的厌恶。虽然其中大多是男子主动勾引,但在作者看来,男女双方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差别。都属于好sè之徒,一旦淫心发动,便置礼义于不顾,所以都是为人所不齿而死有余辜的。裴如海是一个和尚,因此尤其罪不可恕。《水浒传》四十五回中这样写道:“善恶报应,如影随形。既修二祖四缘,当守三归五戒。叵耐缁流之辈,专为狗彘之行。辱莫前修,遗臭后世,庸深可恶哉!”又不知从哪里引来的苏东坡学士道:“不秃不毒,不毒不秃;转秃转毒,转毒转秃。”又云:“一个字便是僧,两个字是和尚,三个字鬼乐官,四字色中饿鬼。”写一堂和尚在潘巧云家为她前夫做法事,见那妇人乔素梳妆,拈香礼佛,那些和尚也都七颠八倒起来:

班首轻狂,念佛号不知颠倒。闍黎没乱,诵真言岂顾高低。烧香行者,推倒花瓶。秉烛头陀,错拿香盒。宣名表白,大宋国称做大唐。忏罪沙弥,王押司念为押禁。动铙的望空便撇,打钹的落地不知。敲銛子的软做一团,击响磬的酥做一块。满堂喧哄,绕席纵横。藏主心忙,击鼓错敲了徒弟手。维那眼乱,磬槌打破了老僧头。十年苦行一时休,万个金刚降不住。

又如写裴如海诱潘巧云入僧房看佛牙:“sè中饿鬼兽中狨,弄假成真说祖风。此物只宜林下看,岂堪引入画堂中。”真是极尽讥骂之能事。

转载请注明出处四大名著 » 《水浒传》与佛教

分享:
上一篇:水浒传武力大排名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