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四大名著
免费在线阅读

薛宝钗人生最大的悲哀,通过一串红麝串残忍的体现出来

薛宝钗是红楼梦中非常特别的人,不但不爱涂脂抹粉,连衣服都爱半新不旧。更别提花儿粉儿的佩戴饰物。贾母一进薛宝钗房间就大皱其眉,认为薛宝钗房间素净到不吉利的地步。这样一个“无味”(贾政语)的薛宝钗,却在元春赐节礼之时迫不及待的戴上红麝串。那薛宝钗是什么心理呢?薛宝钗真是暗藏jiān诈之人么?事实并非如此。


薛宝钗人生最大的悲哀,通过一串红麝串残忍的体现出来


贾元春省亲之后端午节赐下节礼,竟然薛宝钗与贾宝玉的相同。贾宝玉都奇怪:“这是怎么个原故?怎么林姑娘的倒不同我的一样,倒是宝姐姐的同我一样!别是传错了罢?”贾宝玉此语一听就是小孩子语气,你喜欢林妹妹大人就该和你一样喜欢?元春赐节礼显然有自己的考虑。此举带来两个尴尬,第一林黛玉大为不满,与贾宝玉闹了别扭。第二薛宝钗觉得没意思,远远躲着宝黛二人。这样还受到林黛玉讽刺,还根本无法反驳。

正说着,只见宝钗从那边来了,二人便走开了。宝钗分明看见,只装看不见,低着头过去了,到了王夫人那里,坐了一回,然后到了母这边,只见宝玉在这里呢。薛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所以总远着宝玉。昨儿见元春所赐的东西,独她与宝玉一样,心里越发没意思起来。


薛宝钗人生最大的悲哀,通过一串红麝串残忍的体现出来


薛宝钗之所以“迫不及待”戴上红麝串,原因就在这段描写之中。原文一共说了三点。

第一,薛宝钗因为薛姨妈对王夫人等人宣扬金玉良姻而总远着贾宝玉。平时薛宝钗也确实如此。不过却不是远着贾宝玉,而是远着在一起的贾宝玉和林黛玉。二十七回,薛宝钗去找林黛玉,看到贾宝玉进去潇湘馆故意放慢脚步避开,不巧听到小红的惊世之语。平时薛宝钗经常往来怡红院却并不远着。 宝钗大中午跑到午睡的怡红院,在贾宝玉床前情不自禁绣鸳鸯,这种“丑事”薛宝钗都不介意,显然并不避讳贾宝玉,真介意的只是林黛玉。

第二,贾元春赐节礼宝钗与贾宝玉一样,宝钗一下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难免令人不有其他想法,薛宝钗一见林黛玉和贾宝玉在一起,低着头过去,很有点“做贼心虚”之感。仿佛拿了别人的东西,不敢面对一般。这种心理曹雪芹写得极为传神。就像一个班级第一名总是林黛玉,突然薛宝钗得了第一名,心中难免会有点患得患失,不敢面对林黛玉一样。倒不是说薛宝钗的节礼是调包了林黛玉的。

第三,薛宝钗之所以不爱花不爱粉却戴上红麝串正是宝钗知礼懂礼的地方。贾元春赐节礼,别人都没戴,唯有宝钗戴上了,而且先去王夫人房中,再去贾母房中。源于宝钗是客,元春是贾家最高权势者,她赐的节礼一定要重视才不失礼。薛宝钗戴好了先去给王夫人看,再去给贾母看,正是她乖巧的地方。只是薛宝钗闹了个乌龙。她以为别人都会戴,所以挑了一串别人都有的红麝串戴上。却不想别人都没戴,她弄巧成拙反倒尴尬起来。


薛宝钗人生最大的悲哀,通过一串红麝串残忍的体现出来


薛宝钗戴红麝串的尴尬体现了她在荣国府的尴尬。薛家赖在贾家好几年不走。对薛宝钗每天都是煎熬。因为她需要每天都逢场作戏。奉承完贾母奉承王夫人,还要看林黛玉等脸色,小心对待众嫂子姐妹们,优待各房奴才。这种每天都要小心翼翼在贾家仰人鼻息的生活,薛宝钗并不快乐。可她没办法,母亲和哥哥执意如此,她能怎么办,她的尴尬也只能自己忍着。 三十四回,薛蟠口无遮拦说薛宝钗:

好妹妹,你不用和我闹,我早知道你的心了。从先妈和我说,你这金要拣有玉的才可正配,你留了心,见宝玉有那劳什骨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他。

薛宝钗为此哭了一整夜。其中的委屈难受也只有薛宝钗知道。她在贾家煎熬,没脸没皮没尊严,明知道贾宝玉被林黛玉绊住还要贴上去,忍受林黛玉三不五时的挖苦,都是为了哥哥薛蟠和薛家,可宝钗的悲哀在于只有被母兄需求,却并不得到理解。薛宝钗的遭遇,不免让人想到《孔雀东南飞》中刘兰芝那一对势利眼的母兄。女儿只有一个,却被榨干了最后的价值。薛宝钗戴红麝串的尴尬和难堪,只有薛宝钗能体会,谁让她是薛家的女儿。

转载请注明出处四大名著 » 薛宝钗人生最大的悲哀,通过一串红麝串残忍的体现出来

分享:
上一篇:人有三急,红楼梦中人日常如何面对这些尴尬问题?下一篇:此人在红楼梦中被评价不男不女,贾宝玉与她有一段特殊的感情